j9九游会真人游戏第一品牌-j9游会真人游戏第一品牌

寄予有风的日子-j9九游会真人游戏第一品牌

寄予有风的日子

文 | 王宇杰

01青梅

七岁的少年趴在阳台的栏杆上,目送着最后一封信被白鸽送去对面,但还没能够等到回音,便被父母拉走搬家去了另一个地方……

那是凌天关于童年小女孩最后的记忆,和眼前人一一比对着,尽管气质大不相同,但似乎每个问题她都能回答,除了……没有那个发夹。

她一脸微笑地看着他,问:“所以,我是吗。”凌天一时不知怎么回答,点点头:“应该吧。”言罢便被女孩抱住:“17岁生日快乐,十年哦!”女孩抬头望着他。

“嗯,谢谢……”

他们下了天台。而背后的矮墙后,蹲着一位女生,她手里拿着一份与刚刚女生手中一模一样的贺卡,从栏杆的间隙里看着两人离这栋楼愈行愈远,才忍不住抽泣起来,手里的贺卡全部掉落在了花圃的土地上。她摘下头上带着“夏”字的发卡,夹在贺卡上,一同埋在了花圃里面。走下了天台,回到教室。

“明若,你怎么才回来?”

“对呀,我们正在讨论夏悦追到男神了!!”众人围在夏悦旁边,叽叽喳喳。

“是吗?那祝贺你呀。”

“哎呀,也没啥,不过是偶然发现,我们俩就是从小的青梅竹马。”夏悦一脸得意地看着夏明若。

“哇,那你们真是郎才女貌啊!”“对呀对呀”……

夏明若冷笑着,她终于知道究竟是谁翻看了她的日记了。

02杏仁

她翻开手中的日记本,苍白无力地翻着,看着:

4月10日,今天发现天台后的矮墙后恰好可以蹲下遮挡住我呢,以后可以提前先到这就可以跟以前一样,离这么近看他了。

4月13日,他跟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,只是感觉成绩变好了,我也要努力。

4月14日,每天都只有这么几分钟,是我最开心的。

……

到最近时,上面写着:还有几天他就过生日了,为他准备个生日贺卡,再告诉他我就是小夏,给他个惊喜吧!

……

岁月泛着流光,一点点过去,他的日记被他锁在家中某个盒子里,再杳无音讯。夏悦转到了凌天所在的班级,但听说他们俩没过多久就分了,没有原因。而夏明若在那以后,没有去过天台,放学后也在抓紧补习,逐渐爬到了文科榜的前列。凌天则一直杵着榜首。天台上那个被藏在矮墙后角落的秘密,似乎也被风盖住,再无人知晓。

高考眨眼而过,两人上了同一所大学,一个读法,一个读医,都因成绩优异长相突出成了校内的风云人物,二人却也只彼此有过几次照面。

对夏明若来说,那些躲在角落里暗恋的日子已随风交予未来。

03薄荷

偶然的一次校友会,两人都读完了研,回到学校。那栋教学楼准备拆了,凌天久违地去了天台,却才发现那堵矮墙后是一片早已杂草丛生的花圃,有两个工人正在挖土,准备移植。凌天跨过矮墙,两位工人闻声,抬起头打了个招呼。而他的目光却瞥到了一旁的一个沾着泥土的发夹上。上面印着夏字。他惊奇地捡起,而一旁的工人看了笑道:

“唉,那玩意儿是挖出来的,还有张贺卡,不知谁埋的,但上面的字已经看不清了。”

他难得地出神了一会儿,却在同时,一位少女戴着金框眼镜,肩背电脑包,穿着长裙跨进了矮墙:“凌天?”她看着他也注意到了他手里的发夹,自嘲地笑道:“谢谢,这是我扔的。”

一时间,两人都没说话。

“风大了,我们下去吧。”凌天打破了沉默。

“风大了……”明若笑了笑,手指压了压吹起的裙子,蹲在了那个角落,静静地等着。

“风大了,你不想知道会有什么被吹来吗?”

“什么?”

“也许……你看。”

凌天抬头望去,一只白鸽从夕阳远方飞来,爪子上叼着一封信,落到了他的肩上。他回头看着少女:她还是一脸微笑。他拆了信,任由鸽子停在肩膀。上面稚嫩的字迹将它冲回到过往,不同的是,跨越20年的问题终于有了回复:

“对了,还没问你叫什么呢,我要搬家了,一直还叫你小夏。”

“夏明若”

而背面则是一行字:寄予有风的日子。

少女声随之响起:“我在这个角落,度过了一段有风的日子。”

是啊,风起风落,你在我心里又何止好几年。

(作者:王宇杰,涟源市第一中学高二学生)

分享到
网站地图